岳父生病,女婿不愿出钱,反问:“才两年,彩礼就花完了吗”

   16:54:49 情话点点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彩礼成了一个社会诟病的话题。现在很多地方,彩礼不再是意思意思,博个彩头,而是成了赚取利益的途径。而女儿,就成了赚取的工具。

  很多父母在嫁女儿的时候,都会要求男方有车有房有存款 ,这无可厚非,关心女儿嘛,想要女儿嫁过去以后有一定的生活保障。很多男人也能接受这样的要求,毕竟这也是属于自己的东西,能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。

件下,适当的要一些彩礼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就要嫁给别人当媳妇了,一方面也是博个彩头,男方往往也能接受。

  不知道有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情是死在了彩礼上面,哪怕现在没有了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可是男女结婚,终究还是要过父母那关。没有父母支持的婚姻,结了婚后,会直接影响到婚姻质量。因为两个人不可能不理自己的父母,单独住在一边厮守一辈子。

  何杰和岳父岳母的矛盾就是因为彩礼引起的,当年,何杰和老婆赵静相恋了五年。两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,何杰认为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。于是,何杰买了几瓶好酒上门提亲,可是岳父岳母却给了他当头一棒。其实何杰也是有备而来,房子的话,父母有,岳父岳母也能接受女儿嫁过去之后跟公婆住在一起。车子的话,为了结婚,何杰也是早就准备好了。彩礼方面,何杰原来准备的是十万,想着已经足够了。

  本以为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就差岳父岳母的一句话,马上就可以完成婚礼。只是当时,岳父岳母一开口就要了三十万彩礼。对于当时刚买了车子的何杰来说,真的算得上是一笔巨款。虽然何杰这些年还是存了些钱,可是还要办婚礼啊,还要生活啊。如果把存款都做了彩礼,那将来把赵静娶进了门,还过不过日子了。

  为了这件事,何杰跑了好几次,每次都带着好酒好烟,只希望岳父岳母能在彩礼方面松一下口,下调到十万左右。可是送出去了几万块的礼,嘴皮子都要磨破了,岳父岳母还是没下调一分,反而对何杰说:“亲朋好友嫁女儿,彩礼都是这个数目,到了我们这里,要降那么多,不是让人家笑话吗?更何况,我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要嫁给你做媳妇了,给这点彩礼,你也不冤啊。”

  很多次何杰想干脆算了,可是自己跟赵静谈了五年,彼此都有了深厚的感情,就这么说分就分了,何杰又舍不得。咬了咬牙,何杰在银行贷了十万块钱,总算是把赵静娶进了门。

  结婚两年后的一天,岳母突然打来电话,说岳父生病了,想让何杰出五万。想到两年前,自己低声下气的祈求,光是送礼就送了几万块,想让他们降点彩礼,死活就是不同意,何杰一肚子气。对着电话不怀好意地说:“怎么,才两年,彩礼就花完了吗?换做是我,至少也得花五年吧。”岳母急忙不好意思地挂了电话。这时赵静不高兴了,对何杰说:“你怎么这么对我妈说话,我爸病了,你就忍心不管吗?”何杰也生气了,对赵静说:“你忘了我们刚结婚那年是怎么过来的吗?为了还贷款,我每天加班到十二点,家里还揭不开锅。还不是因为你爸妈咬着三十万彩礼不放,那时候,他们想过你是他们的女儿吗?”

有句话说的好:“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”在彩礼这件事情上,真的不能太为难女婿。说到底,女婿也算是自家人。如果婚前在彩礼上大做文章,还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大赚了一笔,其实这是最愚蠢的做法。赚了钱,失去了女婿的尊重。

  想想女婿花了那么钱做彩礼,将来要是有困难需要人家帮忙的时候,人家会心甘情愿的帮你吗?

  嫁女儿的时候,不想老是想着自己失去了女儿,而是应该想:有人愿意帮自己照顾女儿了。这样一来的话,你就不觉得嫁女儿是一件吃亏的事了。自然,也就不会想着要那么多彩礼了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彩礼成了一个社会诟病的话题。现在很多地方,彩礼不再是意思意思,博个彩头,而是成了赚取利益的途径。而女儿,就成了赚取的工具。

  很多父母在嫁女儿的时候,都会要求男方有车有房有存款 ,这无可厚非,关心女儿嘛,想要女儿嫁过去以后有一定的生活保障。很多男人也能接受这样的要求,毕竟这也是属于自己的东西,能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。

件下,适当的要一些彩礼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就要嫁给别人当媳妇了,一方面也是博个彩头,男方往往也能接受。

  不知道有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情是死在了彩礼上面,哪怕现在没有了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可是男女结婚,终究还是要过父母那关。没有父母支持的婚姻,结了婚后,会直接影响到婚姻质量。因为两个人不可能不理自己的父母,单独住在一边厮守一辈子。

  何杰和岳父岳母的矛盾就是因为彩礼引起的,当年,何杰和老婆赵静相恋了五年。两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,何杰认为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。于是,何杰买了几瓶好酒上门提亲,可是岳父岳母却给了他当头一棒。其实何杰也是有备而来,房子的话,父母有,岳父岳母也能接受女儿嫁过去之后跟公婆住在一起。车子的话,为了结婚,何杰也是早就准备好了。彩礼方面,何杰原来准备的是十万,想着已经足够了。

  本以为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就差岳父岳母的一句话,马上就可以完成婚礼。只是当时,岳父岳母一开口就要了三十万彩礼。对于当时刚买了车子的何杰来说,真的算得上是一笔巨款。虽然何杰这些年还是存了些钱,可是还要办婚礼啊,还要生活啊。如果把存款都做了彩礼,那将来把赵静娶进了门,还过不过日子了。

  为了这件事,何杰跑了好几次,每次都带着好酒好烟,只希望岳父岳母能在彩礼方面松一下口,下调到十万左右。可是送出去了几万块的礼,嘴皮子都要磨破了,岳父岳母还是没下调一分,反而对何杰说:“亲朋好友嫁女儿,彩礼都是这个数目,到了我们这里,要降那么多,不是让人家笑话吗?更何况,我们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要嫁给你做媳妇了,给这点彩礼,你也不冤啊。”

  很多次何杰想干脆算了,可是自己跟赵静谈了五年,彼此都有了深厚的感情,就这么说分就分了,何杰又舍不得。咬了咬牙,何杰在银行贷了十万块钱,总算是把赵静娶进了门。

  结婚两年后的一天,岳母突然打来电话,说岳父生病了,想让何杰出五万。想到两年前,自己低声下气的祈求,光是送礼就送了几万块,想让他们降点彩礼,死活就是不同意,何杰一肚子气。对着电话不怀好意地说:“怎么,才两年,彩礼就花完了吗?换做是我,至少也得花五年吧。”岳母急忙不好意思地挂了电话。这时赵静不高兴了,对何杰说:“你怎么这么对我妈说话,我爸病了,你就忍心不管吗?”何杰也生气了,对赵静说:“你忘了我们刚结婚那年是怎么过来的吗?为了还贷款,我每天加班到十二点,家里还揭不开锅。还不是因为你爸妈咬着三十万彩礼不放,那时候,他们想过你是他们的女儿吗?”

有句话说的好:“凡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”在彩礼这件事情上,真的不能太为难女婿。说到底,女婿也算是自家人。如果婚前在彩礼上大做文章,还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大赚了一笔,其实这是最愚蠢的做法。赚了钱,失去了女婿的尊重。

  想想女婿花了那么钱做彩礼,将来要是有困难需要人家帮忙的时候,人家会心甘情愿的帮你吗?

  嫁女儿的时候,不想老是想着自己失去了女儿,而是应该想:有人愿意帮自己照顾女儿了。这样一来的话,你就不觉得嫁女儿是一件吃亏的事了。自然,也就不会想着要那么多彩礼了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